您的位置:中国博士人才网 > 新闻资讯 > 人才工作 > 卢春房院士话高考:奋斗的人生最幸福

关注微信

卢春房院士话高考:奋斗的人生最幸福

时间:2019-02-01来源:中国科学报 作者:佚名
卢春房院士话高考:奋斗的人生最幸福
 

▲卢春房(左)与同学讨论问题


▲卢春房(后排左二)与大学同学在峨眉山留影

 

 

卢春房

卢春房

1977年12月参加高考,1978年3月进入西南交通大学学习。长期从事铁路建设管理和科技创新工作,是中国高速铁路建设的实际组织者。组织建设我国高铁路网骨架,创立高铁建设标准化管理模式和动态施工组织方法,组织高铁技术一体化自主创新,建立我国高铁设计标准体系,研制CRTS-Ⅲ型无砟轨道系统等。先后任大秦铁路工程建设指挥部、京九铁路工程建设指挥部、内昆铁路工程指挥部、青藏铁路建设总指挥部、京沪高速铁路建设总指挥部的指挥长,铁道部副部长,中国铁道学会第七届理事会理事长。发表多部研究专著,获多项发明专利授权。获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特等奖、中国铁道学会科学技术奖特等奖、中国建设工程鲁班奖等荣誉。2017年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。

我参加“文革”后的第一届高考并考入西南交通大学,至今已过去40多年。从高考到上大学,我的经历与众不同。回忆起来,深感自己是同龄人中的幸运者,是改革开放的受益者,是社会巨变的见证者。

两次赶考

我1956年5月出生于河北省蠡县的农村,6岁上学,五年级时赶上“文革”开始,所以,我初中、高中都是上的社办中学,没有多少时间是真正在上课的。好在我们校长敢于抓教学,加上还有两三个水平较高的老师,因此,也算是给我打下了一定的文化基础。

高中毕业后不久,我参军入伍,在铁道兵一师(以下简称铁一师)机械营当了一名修理工。

当时,我内心还是很盼望能够继续上学深造的。庆幸的是,1977年,幸运女神还真的向我招了手,而且是两次招手。

一次是在6月份,铁道兵工程学院招生,那时是采取推荐与选拔相结合的办法。铁一师推荐了32名战士,学院出题考试按成绩高低录取前16名。我超常发挥,考了100分,本应被录取,但铁一师干部科负责人认为以我的成绩可以推荐到地方名牌大学,因此没让我走。当时我的心情非常沮丧。这一次我与大学擦肩而过。

第二次是在11月份。那年10月当听到恢复高考的消息后,我是既高兴又担忧。高兴的是,若能参加高考,就可以试试自己的能力;担忧的是,部队不一定让我参加考试。那段时间我很焦虑,内心烦躁不安,一直到11月14日我才接到让我到师部所在地湖北均县参加考前复习的通知。

当时,全师参加复习的有21人,编成了一个班,我当班长。带领我们复习的一个老工程师说,考理工科的不用复习语文,因为语文分数只作参考。因此,我们的20天时间全部用来复习数理化和政治,而我因为中学时老师化学讲得少、我掌握的化学知识也很少,就把复习重点放在化学上。这样一来,我的复习就偏离了方向。

12月3日、4日是湖北省统考的日子。第一天考理化和政治,我感到没有考好,丧失了信心,晚上便约一个战友去看电影。看电影回来后受到老工程师的批评,并要求我鼓足勇气,把后两门课考好。我只好重振信心,坚持考完。

考完后,我自己感觉成绩可能很差,因此较为郁闷。接下来的体检更使我不开心,因为医生说我有心脏病,我解释是感冒引起的心脏杂音,医生不信,还是给我写上了“心脏2-3级杂音”的字样。我说写就写吧,反正我也考不上。师干部科负责人知道情况后专门找我谈话,希望我不要灰心,明年再考。我垂头丧气地回到营里,营长安慰我说,没考上不要紧,营里缺干部,可以考虑提干。

不过,当时我虽然感觉自己考得差,但内心仍然存有一丝希望。

到了来年1月,有一天师干部科通知我,说我考了200多分,这分数不但够录取线,而且够重点线。我当时高兴得立即跑到营部告诉了营长,营长也高兴地请我到他家吃饭。

然而,我的高兴劲还未过就被泼了冷水——体检时的心脏2-3级杂音问题。省招生办说2级没问题,3级不能上学,让我重新体检。营里只好派车把我拉到师医院,医生听了听,问我考上没有,我说考上了,医生说考上了还有什么杂音,1级也没有!医生当即为我开证明。可见当时大家对能上大学的人是多么爱护。当然,他听后也确定没有杂音。

2月,我顺利地被西南交通大学录取。3月7号,我入学报到,学习铁道工程专业。

两班班长

因为我有党员、军人的身份,入学后我被铁道系指定为铁77-1班班长。我们班共32人,最大的32岁,最小的17岁。当时没有班主任,班里的事情主要由班长管,所以我经常到学校去为困难同学申请蚊帐、凉席等生活用品,也经常听取老师们对我们的意见和要求,以便有针对性地搞好班里的日常管理工作。

学校为了培养师资力量,在77级学生中选拔了几十人到数学师资班,其中包括铁77-2班班长。二班同学比较活跃,系里为加强管理,就把我调到二班当班长,当然是经过了选举程序。我们那一届在两个班当过班长的学生大概我是唯一一个。

在学校里,同学们非常珍惜上大学的机会,也知道自己基础较差,因此,大家都是夜以继日地学习,对知识的追求如饥似渴。学校为了保证大家的健康,采取了晚上11点统一关灯的措施。但点蜡烛、打手电筒学习的仍大有人在。

我们学校坐落在峨眉山脚下,没有围墙,农民的耕牛经常从学校路过,同学们戏称老牛陪伴上学堂。峨眉山风景秀丽,周末我们有时去清音阁、万年寺等地游览,大自然的美赏心悦目,陶冶了我们的情操。我们的住处离报国寺只有一公里多,因此,我们去报国寺最多。在报国寺,我曾触景生情写下“报国寺前誓保国,峨眉山下扬剑眉”的誓言以抒发情怀。有时我们会带上一本喜欢的书在优雅的环境中细细品读,感觉受益颇多;有时几个同学边喝茶边海阔天空聊这聊那,惬意无限,这种情况在毕业前居多。

学校附近的马路桥小饭店是我们打牙祭、享口福的地方,3角5分钱一份的回锅肉真是香啊,至今还让我回味无穷。

老师们对我们这一届学生格外重视,他们讲课时总是准备充分、情绪饱满。记得上数学课时,沙老师在黑板上随手画一个大圆,与圆规画出的图形分毫不差,赢得同学们一片赞叹声。

从大三开始,我们有了班主任庞老师。庞老师不仅关心同学们的学习、生活,还逐一了解同学们的家庭情况、个人打算,帮助大家化解难题,为大家的分配出谋划策,她也因此赢得我们的普遍尊重。多数同学至今仍与她保持着联系,而她见到我们也都能叫出名字。

大学同学的感情是最纯洁、最真挚的。我们班同学相处得很和谐,心也很齐,为了争当先进班级,大家在学习上总是相互鼓励和帮助,最终实现了目标。

我学习时能认真听课,按时完成作业,但晚间不太去教室自习。我的优点是临时记忆好,考试前下两三天功夫,便能考出不错的成绩。4年大学时间,我们系77级只有3个人被评为三好学生,我是其中一个,最重要的原因是我的考试成绩没有一门低于85分的。毕业设计答辩时,专业课老师们集体研究后给了我92分——全年级最高分,实际上这也是对我的期望。

毕业时我特别想到中国铁道科学研究院做科研工作,但我是军人,只能回部队。所以,我成为我们学校唯一一个既没有填报考志愿,又没有填分配志愿的学生。

两线指挥

幸运的是,回到铁一师后,我正赶上国家改革开放大发展的好时机,先后参加了兖(州)石(臼所)、大秦、京九、内昆等铁路的建设。

让我感情最投入、印象最深刻的是青藏铁路和京沪高铁。这两条铁路线的建设,技术难题多、社会影响大,恰恰我都担任建设总指挥部指挥长(即总指挥),为此我付出了许多的心血和汗水,当然,我也收获了许多的经验和荣誉。

如今,每次乘坐青藏铁路和京沪高铁,我都会有别样的感情——每经过一个车站、一座特殊桥梁,我都能回忆起建设时的故事,每次我都激动地给同行人讲述那些感人的故事……

回首往昔,没有1977年恢复高考,就没有我们这一代大学生的事业;没有改革开放,就没有我的工作成就;同样,没有个人的努力,我也会一事无成。习总书记讲:只有奋斗的人生才称得上幸福的人生。在良好的社会环境下,只有奋斗,才能有所成就,才能得到幸福,才能最终圆梦。(卢宇 张佳佳整理

声明提示: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”的文/图等稿件,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方便产业探讨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,文章内容仅供参考。